漆木家具收藏的难点与价值洼地在哪里?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7-10 18:04:28 点击数:183

  王世襄评价漆木家具:未临沧海难言水

  何为漆木家具?简单而言,就是在表面上施加了各种髹饰工艺的木制家具。在濮安国先生所著的《中国红木家具》一书中提及:从原始时期一直到明清,中国古代的家具主要是漆家具。尽管一般来说,漆器的胎骨有许多种,但是漆家具几乎只采用木胎,因此古代的漆家具又称为漆木家具。漆木家具是集合了家具制作、雕刻、髹饰等传统工艺的艺术品。它不是靠原材料的贵重作为价值体现,而是更多地体现在其独特的工艺、凝聚的文化内涵,以及与它所呈现的艺术形式上。而王世襄先生在参观马可乐先生收藏的漆木家具时,也用一句“未临沧海难言水”来感叹漆木家具在中国古典家具中的地位。

  从古代帝王所用髹漆家具,到大量民间所用漆木家具,镶嵌、彩绘、雕填、刻灰、剔红、螺钿等技法丰富多彩,工艺刁钻复杂,在战汉与明清两个时期达到高峰。但作为中国古代家具中遍布各地各阶层的家具主流,漆木家具却并没有像明式家具般,在短时间内成为世界收藏界炙手可热的明星,原因为何?它的艺术价值应如何判断?

  当“舍材取艺”成为如今明式家具收藏界所探讨的一个问题,以工艺与风格取胜的漆木家具,能否以此在收藏界引起关注和研究,甚至打开一条上升通道?专家们表示,对应精英文化的明式家具加上对应民间文化的漆木家具,构成了中国传统家具的整体历史面貌。而传统家具的收藏,应以文化艺术审美价值而定。要定位一个收藏体系,切中传统文化的正脉,就要站在文化层面,俯瞰整个历史发展体系去收藏,而非仅仅资本性收藏。

  漆木家具作为中国古代家具的主流,为何未如明式家具般迅速成为收藏明星?其艺术价值与收藏价值应如何判断?

  在“中国(深圳)收藏文化月”的高峰论坛上,数位见证了明式家具数十年发展的中外大咖齐聚,包括最早收藏明式家具并首次拍出过百万美元高价的西方藏家、见证上世纪80年代明式家具兴起并经手大量创纪录藏品的中国藏家,以及中国传统家具收藏的学术界代表。高峰论坛后,羊城晚报记者继续深入独家专访了参加论坛的业内大咖,继上期探讨了明式家具成为收藏界明星的文化历史渊源后,本期继续就中国古典家具收藏的现状,从学者与藏家的角度,分析漆木家具的艺术魅力,以及漆木家具与明式家具的交集与互补,收藏体系应如何建立。

图一:特邀嘉宾马可乐(左)、邓雪松(右)

  特邀采访嘉宾:

  马可乐

  中国古典家具资深收藏家,可乐马古典家具博物馆馆长,系统收藏宋元明清各时期的漆木家具,被称为“国内漆木家具收藏第一人”

  邓雪松

  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主席,中央电视台大型高清纪录片《家具里的中国》学术顾问

  【艺术价值】 作为中国古代家具的主流,漆木家具为何未成收藏明星?

  羊城晚报:中国古典家具收藏中,除了现在成为收藏界明星的明式家具,漆木家具也是一个收藏大宗。您如何看待漆木家具的艺术与收藏地位?与明式家具相比,漆木家具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马可乐:从世界收藏界关注的角度来看,西方对中国的古老文化一直是有很强烈兴趣的。虽然在1985年王世襄先生出版了《明式家具研究》以后,才定位了明式家具的概念,但在这之前,中国古典家具很早就已经在东方和西方都有出口。

  在明永乐时期就已经有记载,明永乐皇帝曾经送给日本天皇几套成套的剔红家具,包括各种用具,实际上就是标准的明代家具的造型制式。到清代康乾时期,我们有大量的漆器家具出口到欧洲,因为欧洲当时对中国漆器就像对瓷器一样,他们一直不知道我们的大漆是怎么生产出来的,所以那时收藏了很多中国的漆木家具。这些都影响了西方收藏界对我们中国古典家具的关注。

  从现在漆木家具的行情来看,我觉得目前还处于价值的洼地。我国的历史悠久,疆域辽阔而且民族众多,家具是每个历史时期都需要的生活必须用品,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漆木家具。黄花梨家具只是某一个历史阶段的产物,所占的位置比较有限。所以研究中国家具不能仅仅局限于名贵材质类家具而忽视漆木家具。关于漆木家具未来的收藏地位,我记得安思远在1998年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中国古典家具展览画册序言中说:今后明清家具再也不限于西方收藏家认为“王者”木料的黄花梨家具,或是中国人喜爱的紫檀制作的家具,乐器和文人用具。他相信,随着知识的增长,樟木,榆木,杉木和果木等家具最终会获得与现在的硬木家具一样地被尊敬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