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部分区域试点责任规划师制 民众参与街区设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7-30 18:37:13 点击数:105

  小动物会有家,孩子将有蹦床 东西城、海淀等区试点责任规划师制

  责任规划师的“街巷变革”

北京部分区域试点责任规划师制 民众参与街区设

史家小学学生制作的“理想社区”。新京报记者 吴宁 摄

北京部分区域试点责任规划师制 民众参与街区设

责任规划师和央美艺术家为史家胡同设计的微花园。北规院供图

北京部分区域试点责任规划师制 民众参与街区设

  6月,“对话童年——难忘史家·儿童友好社区”展览在史家胡同博物馆举行,责任规划师赵幸(右)为观众讲解规划设计理念。 新京报记者 吴宁 摄

北京部分区域试点责任规划师制 民众参与街区设

海淀区学院路街道,二里庄斜街的大白墙被彩绘后,吸引居民驻足。受访者供图

北京部分区域试点责任规划师制 民众参与街区设

  志愿者为学院路画的手绘地图。悦游地图小组供图

  在东城,胡同大院堆放的杂物消失了,为棋桌、无障碍扶手“腾地儿”;在海淀,学生的“客厅”画作绘上了大白墙,给街道高冷的“学府”气质增添生活气息;在通州肖庄村,停车场和绿地写进规划导则,弥补了配套设施的短板……为环境改变带来思路的,是日渐走入我们生活的责任规划师。

  今年5月,《北京市责任规划师制度实施办法(试行)》发布,北京市全面推行责任规划师制度。大批规划师来到社区和乡村,倾听居民心声,组织居民参与,让规划更“接地气”。从环境整治到街区更新,“新职业”的背后,是北京城市治理精细化、专业化的提升。

  在这一过程中,如何将工科思维转变为人文思维,如何应对审美差异、捋顺权责,如何让新制度走得更稳,仍需要规划师不断思考与探索。

  胡同破砖碎瓦搭建起“微花园”花坛

  史家胡同的宗阿姨没想到,自己家门口一块空地变身小而美的“微花园”后,成了街坊邻居的街拍打卡地。

  “不愧是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北规院)和中央美院的年轻人,审美确实不一般。我家门口那几块破砖碎瓦,被他们垒成了带镂空装饰的花坛。”宗阿姨说,现在她每天用养鱼水和淘米水浇花,为了悉心打理花园,连旅游都顾不上去了。

  “微花园”项目出自朝阳门街道责任规划师之手,他们利用“旧物”,见缝插针对社区进行微改造。

  责任规划师,是由区政府通过公开招聘、社会招募、定向委托等方式选聘的独立第三方人员,为责任范围内的规划、建设、管理提供专业指导和技术服务。他们大多来自规划设计院和高校,包括建筑、市政、交通、景观等专业工程技术人员。

  2017年,“责任规划师”率先在东城试点,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清华同衡、北京工业大学等12家知名设计院和大学,参与街巷设计和实施。在街区更新过程中,两年多来,规划师、设计师们的“美学”逐步渗透了百姓生活。

  今年“六一”前夕,年轻的责任规划师带着史家小学的“小规划师”钻进胡同做mapping,让小学生通过“儿童视角”观察社区,发现社区,捕捉社区的气味儿。

  流浪猫狗没有窝,孩子放学后没地方玩儿……发现了社区的缺失后,孩子们用黏土、彩纸搭建了“理想社区”模型,“搬”到了史家胡同博物馆。在这些充满梦幻童真的社区中,小动物有了家,孩子也有了蹦床等游乐设施,垃圾箱装上了空气和记ag……

  作为责任规划师,北规院的高级工程师赵幸说,生活条件变好了,但胡同中儿童活动的空间反而局促了,没有让孩子上蹿下跳的场地,“为了让小朋友参与到规划中,我们开设了小小规划师工作坊,教小学生了解什么是社区,带他们去胡同绘制地图,让他们亲手搭建理想的社区模型进行展览。其中靠谱的想法,将通过后续微空间整治项目落地。”

  居民票选方案 大白墙“换装”客厅

  去年,海淀等区开始试点责任规划师制度。与东、西城区规划重点不同,位于中心城的海淀区、朝阳区、丰台区、石景山区的街区更新工作更多围绕治理“大城市病”开展。

  在海淀区学院路街道,二里庄斜街的大白墙悄然“换装”,绘上了客厅、卧室、餐厅等生活场景。

  二里庄斜街曾是开墙打洞的重灾区,经过“背街小巷”整治后,沿街门脸被关掉了,但墙壁却刷成了单调的白色。这里是石油附小学生的必经之路,一些顽皮的学生在大白墙上留下了脚印。北京林业大学一位学生想了个脑洞大开的方案——把客厅、卧室、餐厅等大家熟悉的生活场景画在外墙面上,并在墙下设立扶手和靠背,供等候的家长休息。